培育發展農村市場主體 綜合整治農業面源污染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 作者:asiwang | 發布時間: 2016-10-28 | 861 次瀏覽 | 分享到:

日前,環境保護部會同農業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印發了《培育發展農業面源污染治理、農村污水垃圾處理市場主體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提出到2020年農村環境治理產業產值達2000億元、年均增速達20%的量化目標,進一步擴大市場需求。

  農業資源環境是農業生產的物質基礎,也是農產品質量安全的源頭保障,但如今我國農業資源環境正遭受著外源性污染與內源性污染的雙重壓力,加強農業面源污染治理已成為轉變農業發展方式、推進現代農業建設、實現農業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任務。

  為此,農業部此前發布了《關于打好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攻堅戰的實施意見》,并提出了到2020年實現“一控兩減三基本”的目標:“一控”即嚴格控制農業用水總量,大力發展節水農業;“兩減”即減少化肥和農藥使用量,實施化肥、農藥零增長行動;“三基本”指畜禽糞便、農作物秸稈、農膜基本資源化利用。

  在此過程中,如何采取財政扶持、稅收優惠、信貸支持等措施,加快培育多種形式的農業面源污染防治經營性服務組織,鼓勵新型治理主體開展服務也被視為打好這場攻堅戰急需面對的重點之一。

  提升市場主體盈利空間

  據了解,自2008年以來,環境保護部、財政部積極推進農村環境“以獎代補”“以獎促治”政策,截至目前已累計安排農村環境綜合整治資金375億元,對近8萬個村莊的生活污水、生活垃圾、畜禽養殖廢棄物、飲用水水源地等進行了綜合整治,取得了積極成效。

  對此,環境保護部規劃財務司有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指出,總體上看,農村環境治理資金投入和運行模式主要以各級政府為主,市場主體和社會資金參與度不高,農村環境治理效率還有待進一步提升。

  據了解,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主要是農業農村環境治理市場主體培育不夠,前期建設資金投入不足、已建設施運行維護跟不上、生活污水垃圾處理收費機制不健全、環保投融資市場化機制創新不夠、政府引導政策缺失等問題突出,制約了農業農村環境治理市場化進程的加快。

  農業農村環境治理市場主體培育,離不開相關政策的引導和扶持,為了有效解決上述問題,該負責人指出,《方案》將使中央補助資金由“重建設”向“建設運維并重”轉變,在電價、稅收、金融等方面給予一系列優惠政策,提升市場主體盈利空間。

  其中,一是發揮財政投入引導作用,從加大財政資金投入和優化資金使用方式兩個方面入手,支持農業農村環境治理PPP項目和第三方治理項目順利推進。二是強調優先保障農業農村環境治理活動建設用地,簡化土地使用審批程序。對符合固定資產投資審批程序的生活垃圾發電項目,積極落實國家可再生能源發電價格政策,落實沼氣發電執行生物質發電電價政策。三是強調落實污水垃圾領域現有的稅收優惠政策,指出提供農村污水、垃圾資源化綜合利用勞務的納稅人,可以按規定享受增值稅返還、所得稅減免等有關優惠稅收政策。

  而面對現階段我國農業農村環境治理企業普遍規模較小,資信實力較弱,存在嚴重的融資難和融資貴等問題?!斗桨浮愤€將創新綠色金融產品與服務,引導商業銀行、政策性銀行、融資擔保機構積極支持這類企業進行項目融資。

  此外,技術模式尚未成熟也是制約我國農業面源污染治理、農村污水垃圾處理領域的重要問題。對此,《方案》提出將搭建農業農村環境治理技術信息平臺,促進產學研合作,并通過國家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統籌考慮支持符合條件的相關科技研發工作。

  吸引市場主體參與廢棄物資源化利用

  整治農村面源污染,不得不提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細觀污染成因,一方面是由于工礦業和城鄉生活污染向農業轉移排放,導致農產品產地環境質量下降和污染問題日益凸顯;另一方面則是在農業生產內部,由于化肥、農藥等農業投入品長期不合理過量使用,以及畜禽糞污、農作物秸稈和農田殘膜等農業廢棄物不合理處置等。

  據估算,全國每年產生畜禽糞污38億噸,綜合利用率不到60%;每年生豬病死淘汰量約6000萬頭,集中的專業無害化處理比例不高;每年產生秸稈近9億噸,未利用的約兩億噸;每年使用農膜200多萬噸,當季回收率不足2/3。這些未實現資源化利用、無害化處理的農業廢棄物量大面廣、亂堆亂放、隨意焚燒,給城鄉生態環境造成了嚴重影響。

  而為了切實提升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利用水平,除了要強化政策宣講、技術業務培訓等工作,提高基層和廣大農民對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利用重要性的認識,激發改變生活環境的內生動力;并需針對畜禽糞污、病死畜禽、農作物秸稈、廢舊農膜及廢棄農藥包裝物等不同廢棄物特點,優化集成技術方案。探索有效利用路徑外,如何拓寬投資渠道、有效利用財政資金、提升吸納社會資本的能力也將是其中的重點所在。

  對此,《方案》提出,對于畜禽養殖廢棄物資源化,主要采取第三方治理、按量補貼的方式吸引市場主體參與,強調構建生態農業循環模式,鼓勵種養結合和資源化利用;農業廢棄物綜合利用,按照“廢棄物垃圾化、垃圾資源化”原則,由政府主導解決秸稈收貯、廢棄農膜回收問題,并采取補貼方式吸引市場主體參與。